主页> > Z慢生活 >周扒皮是假的996却是真的 >

周扒皮是假的996却是真的


2020-06-25

周扒皮是假的996却是真的

一场抗议加班的“996.icu”维权运动在短短几周的时间里火速席捲了整个互联网,在刘强东、马云等互联网大咖的助攻下,劳资冲突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大。低人权优势从过去的体力劳动者蔓延开来,直至今天的脑力劳动者身上。时代已经变了,有人发出了追问:一场996运动是否吹响了过去几年互联网新经济泡沫终结的号角?

01

周扒皮的原型叫周春富,在土改中被当成地主活活打死;而写《半夜鸡叫》这个故事的人,“农民作家”高玉宝,也承认《半夜鸡叫》是创作需要杜撰的。

周扒皮是假的996却是真的

周扒皮就是一个闯关东的小财主,有乡亲说,周是靠勤俭持家攒下的家业,他对自家孩子抠门,但对短工还算可以,伙食工钱都不错。

农业社会的生产模式,还是靠天吃饭,工作时间其实并没那幺重要。进入到工业时代,就没有了传统乡村的温情。

你想不想挣钱无所谓,关键是面对老闆你有的选吗?你不过就是这个冰冷残酷的大机器上的一个零件而已,还敢讨价还价?

站出来理直气壮说话的,全是一群老闆们。而且他们不谈钱了,不是谈梦想就是谈文化。一不留神你还以为,自己是不是走进了传销窝点?

这场争论最初起源于程序员口中的一句玩笑话:“加班996,生病ICU”。

其实每个行业都喜欢调侃自己的工作,

只是自嘲的段子一旦变成现实,就真的要悲剧了。

03

周扒皮的故事是虚构的,但“996”工作制不仅真实存在,还被众多科技企业拿到檯面上来说,大力标榜和推行,好像老闆不996一下,就要被行业瞧不起似的。

今年1月,有赞公司在年会上突然宣布实行全员“996”工作制。一声半夜鸡叫,吹响了互联网公司的起床号。如今有80多家公司,明里暗里开始996了。

有程序员在最有名的网路共享代码社区Github上发布了一个“996.icu”项目,号召同行们一起来揭露强制加班的公司。这种极客式的抗议,一下就闹出了国际影响,连硅谷同行都声援抗议996没人性。

这吓不倒老闆们,他们未必懂代码,但毕竟掌握着控制权,于是很多国产浏览器都打不开这个项目了。

可怜的程序员们只敢匿名传播段子和小道消息,不像人家搜狗CEO,直接在网上实名回应爆料加班的内部员工“有种就赶快滚”。

而刘强东在朋友圈里,煽情地讲起了筚路蓝缕的创业辛酸史,说自己当初睡地板,半夜接客服电话。

虽然有人质疑,这些半夜二点打客服电话的客户,是不是东哥仇家派来故意玩他的?

当然东哥也是懂劳动法的,他说了“京东不会强制996加班”。

周扒皮是假的996却是真的

反正不加班的人,都被归为拼不动、性价比低的三类人,从此不把你当兄弟了,就问你怕不怕?

员工们匿名腹诽,老闆们闪烁其词,这个僵局一定要某位德高望重的大佬才能打破。就像《笑傲江湖》里,五岳派关于并派的大事争论不休,野心家左冷禅和自由派令狐沖势均力敌,关键一票就落在谦谦君子岳不群身上。

跟东哥一直不对付的马老师,如今也公开发声了,“996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

04

如今又创造性地发明了一个新词——福报,让年轻人又变得心潮澎湃:现在不996,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呢?

有吃瓜网友还翻出了老闆之前的话:“你明明说自己后悔创业,没时间陪伴家人的。如今这话不是前后矛盾吗?”

先不说热爱工作是不是就等同于超额加班,我就算热爱工作,也不应该白白让人使唤啊!而且自己爱加班跟公司强制加班,那心态能一样吗?

老闆这次是真把自己当老师了,但恐怕忽悠不了广大网友。

马老师高考数学得了1分,才会说996=福报;而码农们早就算清楚了,996=2.3倍工资!

程序员们终于算是觉悟了。所谓“财富自由”的光环,掩盖不了“码农”的本质。中关村到富士康,互联网行业跟血汗工厂,真的有那幺的大区别吗?

比比富士康那些年轻工人们,虽然有明码标价的加班费,却依然承受不了重压,甚至有多人跳楼。还有东莞那些加工厂,号称月薪过万都招不到人,因为农民工也早就看透了:一天十几个小时的无休劳动强度,划不来啊。

那些羡慕996程序员高薪的人,你还想干幺?

但你不要真的以为,老闆不会算账。万一老闆并不是想让你多干那一会,而是为了折腾你,逼走你,赖下一笔工钱,你又该怎幺办呢?

05

996引发的风波,不仅关乎程序员,我们每个人都逃不脱网路的虚拟触手。

如今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了下半场,产业模式逐渐成熟固化。最初的互联网理想主义,恐怕早已死去。而依附于互联网的员工们,也逐渐跟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没什幺区别了,或者说情况变得更加可怕。

周扒皮是假的996却是真的

(上图为网路製图,仅做调侃用)

你看那些川流不息的外卖骑手,他们的工作未必比富士康更自由,否则就不会冒着交通风险在街头狂奔,就为了一个好评。

还有疲劳死的滴滴司机,真的比计程车管理更人性化?那些课堂上“盯着”孩子的智能摄像头,戴在环卫工人手上的定位手錶,还有让我们下班回家都躲不开老闆的手机软体。

当我们的时间都悄悄地被老闆偷走,你真的以为996只是程序员的专利?

这一切技术的囚笼,确实是程序员们製造出来的产品,最终这股异化的力量,也困住了他们自己。

所以,当反996的声音让所有老闆们又恨又怕,合力围剿。

这个时候我们应该选择站在哪一边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