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慢生活 >为难民上群募捐款,小感动带来的大灾难 >

为难民上群募捐款,小感动带来的大灾难


2020-06-15

为难民上群募捐款,小感动带来的大灾难

本文出自:huffingtonpost《Crowdfunding Sites Can Be A ‘Mixed Blessing' For Refugees》,tech2ipo 翻译

近年来叙利亚战乱不断,导致数以百万计叙利亚难民涌入周边中东国家及欧洲寻求庇护,为了帮助他们网上也发起了不少爱心捐赠活动,其中就有群募平台的身影。例如 GoFundMe 、 Kickstarter 及 Indiegogo 就通过联合红十字会及联合国等机构将网友在群募平台筹集到的钱款用以援助部分难民。

由于对传统非营利机构的不信任,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将目光转向网路平台,试图採取群募的方式来帮助世界各地无家可归的人们。

前美国慈善导航网 Charity Navigator 执行长 Ken Berger 表示:「这种新兴的捐赠方式,影响好坏参半。」慈善导航网专为慈善组织的发布讯息并评估慈善组织信誉。

来自挪威的一位网路工程师 Gissur Simonarson 曾在今年夏天为一个叙利亚难民家庭完成了一次非常成功的群募。但他当时选择群募平台集资时并不知道会发生后来这些意想不到的问题。他也说,「对于个人而言,群募网站并不是一个最佳的筹款平台。」

八月的时候, Simonarson 在 Twitter 上看见了下图这张照片:一位男子站在黎巴嫩贝鲁特街头售卖圆珠笔,肩上趴睡着一名小女孩。

为难民上群募捐款,小感动带来的大灾难

于是他追蹤了他们最后确认了其真实身份:单身父亲 Abdul Halim 和他的其中一名女儿 Reem。然后他在 Indiegogo 上为他们发起了群募,人们可以在 Indiegogo 上为这个可怜的家庭捐款帮助他们改善生活条件。一个月不到 Simonarson 就为这个家庭群募到了 19 万美元,最后 Halim 一家用这笔钱买下了一间麵包店用以维持生计。

然而在整个过程中,将群募资金如数送到受捐赠者手中却不是一件那幺简单的事情,他们并没有拿到全部 19 万的捐款。首先, Indiegogo 收取了 5% 的活动发起费用,其次,付款过程中 PayPal 也收取了一定比例的手续费用。最后 Simonarson 发现,「Indiegogo 和 Paypal 的所有费用相加有将近 2 万美元额外税款。」

「捐款比想像複杂。」Simonarson 补充道,「你也不能用个人名义去设立一个银行帐户来接受捐款,如果讯息洩露,可能导致一些安全问题。」

Indiegogo 的执行长 Slava Rubin 表示一般那些普通民众为难民公开发起的捐款活动,一旦集资金额过大,很容易令受捐者置于险境。捐款的同时不仅需要把钱实实在在落到难民手中帮助他们,还必须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

Simonarson 的案例也带来了更深层的问题:怎样使用群募公平地援助到其他难民?因为在这些平台发起的活动必然会反映出使用群募平台人们某种程度上的「偏心」。

「这些群募活动显然只针对能在这些平台上出现的难民,例如那些震撼人心的照片,所以他们幸运地能得到帮助。」Simonarson 说。

现在全球有千万人因战争或其他纷争而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联合国难民署称叙利亚连年的战乱,光其国内就有近 650 万难民流亡迁徙,其他有近 400 万难民逃往邻国避难。除此外还有几十万叙利亚人去往了欧洲各国申请政治庇护。

联合国难民署预计今年冬季将需要 2.36 亿美元用以资助 250 万叙利亚难民及 70 万伊拉克难民。但目前得到的捐助资金还远远不够这个数额。

白宫于今年十月六日呼吁公众及高新科技公司帮助难民,群募平台 Kickstarter 随后响应并破例发起了一项慈善活动。最终这次慈善群募有 3 万名支持者参与,为联合国难民署共筹集了 170 万美元的善款。即使美国政府公开要求民众通过群募来进行人道主义援助,但依然无法解决庞大的捐款资金缺额。我们知道那些来自前线撕心裂肺的照片能驱使人们参与捐赠。不过一旦热度消减,捐款也会随之减少。

Berger 认为群募会让这种刺激循环更加恶化,因为群募活动时效很短,并且会导致所有发起的活动越来越偏向于捐助具体个例。

「科技发达的现在,我们通过群募网站或者发短讯就能迅速参与捐助,这种情况下人们也更容易成为冲动情绪化捐赠者而非理智的捐赠者。」

原本善意的在群募网站为这场难民危机开展群募活动,却在无意中给更多的难民带来最不良的后果。如果愈来愈多的人选择为社群媒体上浓墨重彩过的个案进行捐助,他们参与一般人道主义机构捐助的意愿将更薄弱。

更不乐观的是,如果公众对传统慈善机构,例如红十字会的信心持续被动摇,如果捐助款项仍不断被证实管理不善,一旦传统机构信任值不断下滑,那幺现实情况将更加惨淡。

现在问题在于即使在 21 世纪,依然只有联合国、政府机构和军队才有能力应对和处理大规模全球性灾难,无论是人祸还是天灾。如果公众不向这些机构施压要求其改革,本文的矛盾依然会长期存在。

「每个颠沛流离的家庭都让人心碎不已,但如果只关注这种特殊的个例,我们很难从全方位了解战争究竟给所有受难的人们带来了怎样更深的苦痛。」Berger 表示,「群募和许多其他小型的捐助活动都有其自身价值和影响力。但如果我们放弃红十字会,无论好恶一併捨弃,人类的未来将走向何方?」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为难民上群募捐款,小感动带来的大灾难
为难民上群募捐款,小感动带来的大灾难

上一篇:

下一篇: